总有一天爱发芽

“感谢你们,我愿意成为这个家的‘妈妈’,照顾我爸爸、弟弟和妹妹们。我相信妈妈在天堂里,一定会照顾着我们、支持我的。” 站在医院走廊的角落,西蒂说出坚定的承诺……


(摄/ 李副腆)

“Daddy,我去陪妈咪。”
“哦,好的。”

最近,每当太太要我在车上等她,自己独自下车办点事时,儿子总是主动要求去陪伴他妈妈,或者应该说是去“保护”他妈妈。

儿子这个简单的举动,让我感到非常感动,也不禁让我想起一个将近十年前慈善个案关怀,当时案家小孩的一段话,如电影般清晰地映入我的脑海中。

 “感谢你们,我愿意成为这个家的‘妈妈’,照顾我爸爸、弟弟和妹妹们。我相信妈妈在天堂里,一定会照顾着我们、支持我的。” 站在医院走廊的角落,女生西蒂说出坚定的承诺,我和另外一位志工师姊仔细聆听着,心中既感动又欣慰。

心中除了感动之外,也很感恩过去一年多以来,慈济志工们无微不至地关怀、鼓励和陪伴西蒂一家,现在终于“结果”了。

西蒂是一名十六岁的女生,她们家在慈济访视团队的关怀下,度过了将近一年半的艰难时光。在这段时间里,每个月慈济志工都会上门拜访,关怀和陪伴。由于爸爸的工作,西蒂一家人一直居住在邻国。最近,由于妈妈患上癌症,他们不得不搬回新加坡,以便妈妈接受更好的治疗。

当时西蒂一家六口住在一房式的租赁组屋,爸爸每天一早便出门上班赚钱,妈妈身体非常虚弱,根本不能够做家务。每天早上大概五点,身为大女儿的西蒂就需要起床,准备早餐。同一座组屋楼上,住着西蒂年长体弱的公公和身有障碍的叔叔,西蒂还需要每天早上去帮公公清洗身体、整理家务和准备早餐。

忙完早上两家的家务,她才换上校服,带着惺忪的睡眼上学去。放学后,西蒂需再赶回家,准备午晚餐和做完一切家务。晚上,她也需要教弟妹们功课,再把自己的功课做完,才上床睡觉。

回到新加坡居住后,西蒂几个月来每天都面对这样忙碌的生活,对一位小女生来说,在体力和精神上都背负了无形的巨大压力。

“为什么是我?为什么是我?”当志工第一次上门关怀这家人时,西蒂红着眼眶,以沙哑的声音向我们诉苦。志工师姊只是静静地聆听,一只手在她的背部肤慰着,感受一位小女生心中所承受的无奈与彷徨。

那一年多的时间,慈济不仅帮忙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,最重要的是志工们每次上门时,都不断关怀西蒂,成为她倾诉的对象。志工常常以静思语来鼓励引导她,潜移默化地在她心田中植入爱的种子。西蒂在每一天忙碌的日常中,用自己的学习方式,慢慢地发芽成长,找到了自己在这个家中的价值和意义,并在心中升起正能量,找到了开启智慧的方法。

昔日充满埋怨的小女生,在妈妈临走之前也发心立愿要来承担妈妈的角色,让妈妈临终时看到了由衷爱的承诺与希望,可以安心离开。

最近,在新加坡慈济的大家庭里,好多位二十多年前就开始参与慈济活动的慈青学长姊,一起发大心、立大愿,呼唤“我愿意”,承诺开始承担和接棒慈济志业。当年,陪伴年轻孩子的资深慈济志工,用心把爱的种子深深植入慈青孩子的心田中。慈青经过长时间被陪伴和灌溉,现在已发芽长大,成为中生代,可以庇护他人的茁壮大树。

美国教育家杜威(John Dewey)提出了“做中学”的理念,认为孩子的本领不是听了就会,也不是教了就能掌握,而是通过亲身实践,从中真正的学习、成长,而身边的陪伴和关怀,更是一道不可或缺的阳光和营养。

看着儿子下车陪伴在他妈妈身边的背影,我心中很是欣慰,我的孩子已经懂得传承我心中的爱了。

“我愿意”是发自心底的真诚,是爱的传承与承诺象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