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明德:在高度竞争的社会 陪伴青年扬善

喜爱钻研电脑和影片剪辑,个性忠于自我的颜明德,做人处事一向喜欢“直球对决”的精准高效,但在真实的人生赛场上,他要如何才能设计出自己渴望的多元人生,并带动当代青年的人和心。


那天在义顺池塘公园旁拍照,颜明德身穿蓝天白云制服,动静像少年,应摄影师要求,他沿着池畔边快走、边摆拍,对牢镜头用力微笑。旁边是慈济人文青年中心,颜明德只有中午25分钟的空档拍摄肖像照,接着就要忙着带动慈济大专青年(简称:慈青)的大组共修。

他说,资讯爆炸、竞争激烈的时代,保持一颗清净的心不容易,世界有“成、住、坏、空”的变化,年青人要远离焦虑,先要照顾好自己,时时抚慰杂乱躁动的心,做好眼前事,扎根当下的真实。近年新加坡慈青展开的社区计划,如给予照顾户孩子课业辅导,总能看见颜明德掌舵引导的身影,希望接引有志一同的年青人,在校园和社区发挥爱的力量。

 “如果是婚纱照,会是这样拍。”颜明德双手插着口袋,侧身站立回视,察觉到摄影师对成果不甚满意,他主动提议调整姿势。后来才得知,在大学时,他曾与朋友共同成立摄影工作室,课余斜杠婚礼录影师,靠自己努力完成大学学业,没向家里要过生活费。

(摄/ 伍书永)

“我蛮幸运的,十五六岁时就很确定未来要做什么,省掉烦恼的过程。”

谈及近十年拍片剪辑的经历,颜明德微微得意地说道:“如果我妈妈迟个五年、十年生我,我就是YouTuber了!”说罢还略显可惜的样子。

颜明德从小就识趋势,适应力强。十五岁起就兴趣自学编程的他,中学后顺理成章到新加坡就读电脑工程相关专业。父亲早逝,到国外升学花费高,颜明德念理工学院时,为了省钱,几乎每日往返于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新山,还保持佳绩,连讲师都赞叹;后来自学影音拍摄和后制,大学时与伙伴创业,自给自足。离开校园踏入职场,他加入大公司任职软体工程师,事业稳步发展。三十岁就成家立业,仿佛典型的“新新双城”成功故事。

颜明德谦虚地说:“我蛮幸运的,十五六岁时就很确定未来要做什么,省掉烦恼的过程。”早着先机,走得比同龄人总是快一步,似乎令人称羡,但在年少时期,他反而因此遭遇很多不解。

当时颜明德已相当清楚志向,把课余时间都花在电脑屏幕前,亦擅自退出慈济青少年班,“慈青哥哥来到家门口要载我去静思堂,我继续躲在房间,不理就是不理。”父亲觉得他是沉迷电脑,担心会荒废学业,父子间常起争执,家庭气氛很不安宁。

既和同龄人玩不到一块,父亲也误解他“难管”、叛逆,虽然说多数人的成长,都难免伴随程度不同的创伤性体验,但世事无常,还不等颜明德真正长大,父亲就在毫无病痛预警下,突然离世,那年他仅16岁。

回想当年,颜明德觉得“在前一天,我还跟父亲对峙!这人生功课也太惨痛了!”


(摄/ 伍书永)

“是父亲用生命换取了儿子受用无穷的慧命。”

父亲过世后,颜明德对身边人设有更长一道防线,不太主动关心别人,也不允许任何人窥探自己的内心,“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谈过父亲过世的事。”直到一次随缘到慈济做小帮手,促成他走出丧父之痛,被迫跳出自己小圈圈的契机。

2013年新山慈青主办《父母恩重难报经》手语舞台剧演出,恰逢理工学院放假,二十岁的颜明德闲来无事,随口答应友情协助舞台灯光组。在彩排过程中,一次次的被歌词所震撼,对自己的无知叛逆感到万分羞愧。

他耸肩笑笑,坦言:“因为一直重复彩排,已经很熟悉下一步要操作什么,无聊的时候就开始去思考,就想到还有什么办法再行孝。”

在感恩茶会,颜明德被邀上台分享,他勇敢忏悔昔日的 “叛逆”,也突然理解到,和自己年龄相差43岁的父亲,可能以为孩子整日对着电脑,就是不务正业,所以才不放心。理解父亲的不理解,接纳自己的“不孝”,都市年青人向来的客气与疏离,被这里慈悲、利他的氛围所感化。

“是父亲用生命换取了儿子受用无穷的慧命。”颜明德赋予惨痛人生功课新的意义。


(摄/ 王家晖)

“社会太竞争了,现在的年青人还没上大学,就计划着要完成多少个实习工作,然后一定要交到个女朋友,才能申请预购组屋,全部都要接轨成一条龙。”

那之后,他愈加投入到慈青这个大家庭中,这固然是对“行善行孝不能等”的体悟,也是因为认为,大专年华是最有余裕思辨人生的宝贵时机,教育不止一条路,人生不止一个版本,“尽管我的经历、我走入慈青的因缘和别人很不一样。”

同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步调,颜明德一路走来,不忘给予慈青同侪最大的尊重和包容,像是比如路上总有伙伴脱队,难免令人失落,颜明德却很能理解对方的选择。

他说,一个人成长了,步进社会,想法可能变得不一样,而大城市如此令人营营役役,有一些磨蚀人心的价值观,使人在工作过后,可能变得更务实,而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最大程度认真地活着,只要每天过得认真顺畅,散发的气场就会积极且正向,这样对周围就是贡献和滋养。

颜明德想起自己成日坐在电脑前,每一个看似微小的努力,都是在累积改变未来的能量;因此看到现在的年轻人,因为跟别人节奏不同而慌张,也更“同情”他们少了自己以前拥有的试错空间和余裕。

他感叹说,今天的年青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跑得更快,有些连社会都未曾准备的问题出现,没人愿意落后:“社会太竞争了,现在的年青人还没上大学,就计划着要完成多少个实习工作,然后一定要交到个女朋友,才能申请预购组屋,全部都要很顺畅地接轨成一条龙,一切都预设到太完整了。”

(摄/ 伍书永)

“我选了一份不会那么跟人有互动,不会‘帮助社会太多’的工作,花更多时间在照顾自己,这是我目前可以做到平衡的方式。”

而颜明德自己做着一份软体工程师正职,斜杠人生的副业就是做慈济、带慈青,投入的时间资源可说是同时担任两份或以上的专业工作,并随时兼顾在新山的家业。

请他给青年分享平衡多元人生的贴士,颜明德又说出了和其他慈济人“不一样”的反高潮答案,表示志业和职业的平衡,源于自己尊重现实,有所取舍。

他坦言,若从事教育、医疗这类“对社会有明显贡献和意义”的工作,可能就没有足够心力做志工,也坦言难以想象自己成为慈济职工,说:“我选了一份不会那么跟人有互动,不会‘帮助社会太多’的工作,不然我24小时在为这个社会付出,我花更多时间在照顾自己,这是我目前可以做到平衡的方式。”

人生不只有一个版本,如何不断设计并活出你的满意人生?在自己和伙伴身上,颜明德看到了一个共同点,一开始青年或许带着各自的课题,想来慈青寻求解法。随着深入到慈善、环保、长者关怀不同领域,大家对自我的关注度越来越小,开始想要力所能及地为他人提供帮助、创造价值。

颜明德说:“在‘做’中去了解生命的意义,见苦知福之余,也是学习去爱护和提升自己。”